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现欧】我不会拒绝的(上)

后文已更:我不会拒绝的(下)

1.

我不会拒绝的。

高述在微信中打出这几个字,抬头看了看摆在桌前的,偷拍欧阳的照片,低头按了确认发送键。按完他就后悔了,这种话和白君妍说又有什么用呢。

翻回到当事人的微信,东九西五差着十三个小时,再加上高述的刻意回避,两人的聊天记录不算少,到底还是没同寝四年的时候多。高述手指向上划了划,上一次记录在一周前,欧阳向他抱怨report太多、老师催命一样催的太急,那时高述正在上课,一边记笔记一边偷回消息,看着时间提醒屏幕对面那人别熬夜好好休息,一天三顿按时吃,胃不舒服了及时去医院,欧阳调侃他比爸爸管的还要多,高述也就顺势回道爸爸不在你身边自己照顾好自己,欧阳那边自然是一顿炸毛,末了补上一句你也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之后便说了晚安。

高述又盯着最后一句看了半天,简单的一句话在他脑内早已来回转了一个星期,明明是朋友间都会说的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高述却莫名觉得欧阳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些。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就是自认为淡然冷漠的高老师也躲不掉。

自己又魔怔了。高述想。

亲手将自己和那人划清距离,换来的却是更为明显的存在感和暧昧不清的冰冷文字,没了现实的当头棒喝,也没了不经意间的寒刀,高述的手不断地向上翻看,一个可怕的念头渐渐在脑海中形成,他感觉自己就站在深渊边。

嗡嗡。手机震了两下,正是欧阳发来消息。

高述一个手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老高!我有事跟你说!!”

高述莫名的心跳变快,被压在心底的念头又开始努力向上爬。

“你之前说过喜欢的游戏角色,我在秋叶原找到了他的扭蛋!”

高述顿了顿,重新压死心底的念想。说起来这个,对于那个角色其实也没有多喜欢,简单来说,年少时为了和喜欢的人有共同的爱好罢了。

“我都以为他绝版了!没想到在一个小店里淘到了!”

“你买了吗?”高述回道。

“买了!也给你买了一个!诶你今天上午没课啊?”那边买手办动作很快,回消息也很快。

“没有。”高述决定今天不去图书馆看书了。

“既然你已经买了,我把钱转给你,还有地址,我发你。”

欧阳那边先是发了个收据过来,之后就很久没有回复,高述看着那个断断续续的对方正在输入,有些不明所以。

“地址的话,就不用了,我打算忙完期末去纽约玩,到时候顺便带给你就好_(:з」∠)_ “

即使已经从白君妍处得到消息,看到欧阳亲自跟他说,高述还是小小的激动一下。

“你打算什么时候来?“他也磨蹭了很久,消息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遵循了本心。

“。。。。。。”欧阳回了一串省略号。“还没定好具体时间,大概七月初吧。”

高述也觉得自己问的太急了。

“怎么突然想到来纽约了?”高述换了一个问题。

“我之前游戏程序获奖拿了笔钱,steam上没啥游戏可买了,新出的主机我前阵子也换了。。。。”

“而且之前就想去纽约玩了。。汉化组里的妹子也说这个假期他要去美国找男朋友,我就在想要不要假期也去美国玩一玩。。。”

“啊!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直男,老高你不要误会!”

高述看着最后一句话,叹了口气,他甘愿被误会。不知风月的钝刀来的突然,轻而易举的通过高述自以为坚固无比的防护壁,慢慢的磨下,虽然已经习惯了划开伤口的感觉,但是这刺痛还是让高述手指顿了顿,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等他回复,对面又来了消息。

“纽约那边消费太高,我辛苦攒的家底还要为接下来的steam做贡献,所以”

“住的方面,还求爸爸收留我!”

高述想了想,选的暑课结课在七月初,租的房子是一居室,教授之前提过暑假可能会一起做研究。总而言之,拒绝欧阳的理由有千百个,况且这些是事实而非借口。

最后一次。高述想。

人类是自然界最善于找正当理由的生物之一,而最后一次这四个字更是被用来拖延麻痹的绝妙良招,往往自己嘴上说着最后一次的人心里都明白这绝非最后,其中的逻辑悖论就仿如裹着蜜糖的罂粟,明明是再为拙劣不过的诱导,却总是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欲罢不能。

“好,爸爸收留你,什么时候订好机票了说一声。”再放纵自己最后一次。

“奈思!”

高述又和欧阳聊了几句有的没的,回消息的空挡把桌子上拿好的书收起来,今日的高老师已经被扰乱了心神,低效率的学习纯粹是浪费时间。和往常一样,高述盯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催对面那人早点休息,说几句“别让我又在游戏里抓到你”之类的毫无威胁的话。送走了对面答应乖乖睡觉的小朋友,他望着窗外顶在头上的大太阳,突然萌生了睡个午觉的想法。

偷得浮生半日闲吧。

 

欧阳放下手机,起身关掉床头的台灯。他确实想再玩会儿掌机,可是在咖啡店打工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需要用睡眠来回复一下hp。

决定去纽约并不是心血来潮。欧阳为此难得的好好计划过,甚至还去打工攒钱。说起原因,并没有什么一二三四五的具体条目,欧阳是凭借直觉生活的人,这次也是。

欧阳本以为和老高只是普通好朋友的关系,可是出国的半年生活总是让他感觉少了什么,开始只以为是每一个留学生都存在的不适期,但日子这么过着过着他发现这个“不适期”的源头都来自一个人,而那人却在太平洋彼岸端的一派云淡风轻。

这不公平。

正如游戏副本,消除boss添加的debuff只有打倒boss这一个方法。弄不清楚的事情也只有再见到本尊才能明白。

欧阳发出最后一条“晚安么么哒”的消息后,放下手机进入了梦乡。

我有件事一定要亲自确认一下。

 

2.

欧阳的飞机晚点了。

给了自己最后一次的理由后,高述收起了他复杂的心思。正如白君妍所说,他的感情积压了四年,太过繁复沉重。高述不求欧阳能懂,也掐死最后一点念头,告诫自己欧阳能懂也就不是过去他心心念念的欧阳了。

高述步步后退、逃避,从那天之后,他就删除了和白君妍的聊天记录,不再回忆甜苦并齐的过去三年。高述开始收拾房间,他生性清冷,租了房子之后从未邀请朋友来玩,所幸当时购置家具时,架不住导购热情的推荐,买了两用的沙发床,当时的导购是怎么说的呢:朋友来玩的时候会方便些。高述开始查询纽约附近的景点,计划每一餐的饭食,他恨不得将接下来的每一分钟都掰碎,连带着欧阳一起融进自己的生活。

高述将自己置身悬崖边。

晚上还要去和导师进行课题项目讨论,高述看了看时间,可能没法和欧阳一起吃晚饭。他在咖啡厅里找了个座,看文献材料。

一个陌生男子前来搭话,问高述是不是同样在等这趟晚点的班机。高述一听,母语,回头,华人。他放下手里的材料,回答是。

等待是一个漫长且无聊的过程。高述摘掉眼镜,揉了揉眉心,顺势和搭话的人聊了起来。

那名男子是在等他的爱人。他说他的爱人是日本人,不会英语。他说他的爱人是路痴,怕他一会儿找不到出来的路。他说他很想他的爱人。

嗡嗡。欧阳发来微信问他在哪,高述回复。

不一会儿,高述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连帽衫的青年向这边走来,青年脚步轻快,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抓着手机,耳机线漏过手指缝垂在身边,随着步伐一晃一晃,青年摆头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高述看的开心,等着欧阳自己找到他。

忽然旁边有一人向欧阳搭话,欧阳吓了一大跳,听到是熟悉的日语才稍稍放松社恐的警惕。高述抓起手机正准备过去,却还是顿住了脚步。欧阳仿佛和旁边的人聊的开心,快走近才发现不远处的高述,他眼睛一亮,挥手大喊。

“老高!”

高述有些恍惚。

身旁的人却挥着手喊出另一个人名字。

只见欧阳旁边的青年和他说了什么,两人一起快步走来。

“我去接一下我爱人,失陪了。”

高述惊异:“你的爱人……”

欧阳的反应比高述还大,大叫的声音让离他很远的高述都听的一清二楚。看样子是欧阳暂时充当了向导的角色,那对儿情侣一齐向欧阳道谢,其中一人指了指高述的方向和欧阳说了什么,只见欧阳红了脸大声的摇头反驳着。

 

高述走上前接过欧阳手中的行李:“你现在厉害了,都能给别人指路了。”他压制住内心的喜悦泡泡,“四年前那个路痴转了两个小时找不到寝室楼的人是谁呀。”

“你不是一样,不嫌这行李箱脏了,”欧阳撇撇嘴,“当初可是往你桌上放传单都要喷酒精的人。”

两句话足以挑起所有温情的回忆。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高述和欧阳相视一笑。

我很想你,欧阳。高述在心里补充到。

“我,咳,我挺想你的老高。”

欧阳别过头说,“突然没了你在我身边管来管去的,雪天也没人一起吃火锅了...我刚去日本的时候也住宿了,想着会不会再碰见一个和你一样好的舍友,虽然你很龟毛,很事儿逼,三分钟不离酒精,生活中充满高锰酸钾……”

眼见着话题要跑到奇怪的方向了,高述打断欧阳的话:“你是不是想露宿纽约街头。”

“我错了爸爸!”欧阳立刻投降,“晚上吃火锅吧!”

高述看了眼手机,导师已经在催没到的同学了,他有些遗憾。

“我一会儿还有事,把你送回去就得走,你晚饭自己解决吧。”

欧阳的行李不多,行李箱里一半是衣服一半是吃的,从饼干到火锅底料,应有尽有,高述很是佩服他带着这些东西也能混过海关。还有一个背包,四公主和NS,他倒是很公平两个都爱。

“我知道!先去洗澡,洗完澡之后把这身衣服洗了,箱子背包酒精消毒了再放好,”高述领着欧阳进门,还么开口被那人抢先截断,说完还可爱的敬了个礼,“放心吧队长!”

“谁是你队长。”高述看了看表,再不出门真的来不及了,他把钥匙交给欧阳,吩咐了一个人看家需要注意事项一二三四五,“我就这一把钥匙,你要出门给我发微信。”

“我可以在这里进行宝藏探险吗!”高述临走前,欧阳探出头问。

高述回头良久,淡淡的说:“随你。”

纽约的这间房里藏着高述所有的心思。

高述将这一切展给欧阳看。

四年的遮遮掩掩已经磨完了高老师全部的耐心。

高述决定破釜沉舟。

“欧阳,我非常想你,非常非常想你。”

他对着关上的房门,轻声说。

tbc


评论(7)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