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暂退啦!

感谢全职和双花让我们相遇~

萌萌哒的小白兔:

收到签名版啦~内心十分激动!!!贺卡也好看!
感谢 @はるる 给我寄书书和这两年的陪伴,给你比心心,也感谢全职让我们相遇~

七夕快乐,大孙生日快乐吖!

【现欧】我不会拒绝的(下)

前文走这里:我不会拒绝的(上)

3.

欧阳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虽然嘴上说着要去高述屋里探险,实际半分没有踏入卧室。他把行李箱收拾好,顺手拖了个地,现如今高述的房间里已经没有高锰酸钾,给欧阳省了很多事,两遍清水擦了擦灰尘,就站在一旁玩手机等地板晾干。

飞机上没法联网,欧阳登上阴阳师签到。按理来说他早就该对这款五年前的手游失去热情,这些年来却时时记着签到,偶尔抽个卡肝个本。大抵是舍不得那段时光。

那段时光里欧阳收获了一位挚友。

其实现在回头看,彼时的高述和欧阳都是甘愿溺水的人,欧阳踏入河流时拽了高述一把,自此之后高述则一边自己挣扎一边拉住不断下沉的欧阳,两人互相拉扯,在对方身上留下道道痕迹,终于互相搀扶着上了岸。本可以一起喘口气喝杯茶,共同奔向美好的明天,刚上岸的高述却对欧阳说,如果你的目标是西,那对不起我要往东走,咱们就此别过吧。

这人是怎么做到毫不犹豫的A掉那段时光呢。

每日摇签摇了个大吉,打开悬赏任务发现有三个勾协。看样子今天会是幸运的一天,欧阳想。地板干的差不多了,欧阳关掉手机,摸去厨房给自己捣鼓点吃的。老高说他不回来吃饭,欧阳一个人也没兴趣逛纽约大街,插好了设备准备窝在房间里打一下午游戏。

出乎意料地是厨房里地东西十分齐全,大到锅碗瓢盆小到柴米油盐,都静静的躺在那里等着主人使用,只不过,欧阳看着那标签还在的锅、整齐的包着塑料膜的鸡蛋、还没拆封的快要过期的一袋米,这个厨房对高述来说看样子只是摆设。

也是。欧阳想起高述曾经说过,讨厌进入充斥着油腻的厨房。可这人到底还是强迫症,不用的厨房也要塞得满满的、安排的整整齐齐……

居然还有鸳鸯锅和电磁炉,这厨房里也太齐全了吧。

欧阳发微信问:厨房里为啥子会有鸳鸯锅……

高述回的很快,看样子现在不忙:之前邀请朋友来玩的时候,朋友送的温居礼。

欧阳无语:。。。。。你骗鬼呢老高。。

高述避开话题:怎么去厨房了,你要做饭?厨房我很久没用了,不知道东西齐不齐。

欧阳内心吐槽,你根本就没用过吧。

整个房间透着一股不协调感。但是仔细探究又没什么怪异的地方。

简单的一居室打扫的干净整洁,东西摆放有序,无论是墙上挂着的工艺品还是桌上摆的花瓶,都带着一股清冷、简单,很像高述,看样子是用心设计过的。

只是。

大到可以睡下两个人的双人床,明显没有玩过几次的主机和一对儿一样的手柄,电视后面空了一半的置物柜,专门留有煮火锅位置的餐桌,还有过于齐全的厨房。

这间屋子仿佛早已做好了另一位主人入住的准备。

欧阳回复高述的信息:有点饿了炒个饭吃,没事东西挺全的。

一小袋米倒了大半,只剩一点空荡荡的,欧阳想了想,还是全部蒸完好了,之后再补给老高一整袋新的。磕了三个鸡蛋进碗里用筷子搅匀,加了小半勺盐倒入锅里,配上蒸好的米饭一起翻炒,撒上一把葱花,出锅。

完了……好像有点多。欧阳面对着一大盆蛋炒饭想。最后扒拉出半盆套上保鲜膜塞进了冰箱,给高述发了条信息。

欧阳:炒饭不小心做多了,剩下的给你放冰箱了。等你回来晚上一起吃夜宵么么哒。

高述那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很久后,回了一个好字。

 

高述放下手机。

这种温暖的感觉有多久没感受到了。

从小照顾他的保姆去世之后,带走了高述本应拥有的所有烟火气。新来的阿姨做饭精致美味,却怎么也少了一分味道。父母愈发的忙碌,偶尔一起吃饭更像是商业聚餐,过年就更不必说了,几大家子人坐在一起,表面和睦实际暗潮涌动。高述厌倦这个所谓的家。

纽约的房间也是如此。虽然是他第一个独立居住的房子,比高中大学都好了很多,但也是少了一点人味,只能算作休息的屋子。

高述所求的并不多。

欧阳简单的一条消息已经给了他想要的全部。

只是那句等我回家,在输入框里呆了许久,写来又删去,删去又写来,最终还是化为一个好字。

 

4.

大约是临近暑假,小组的同学对于这次临时安排的讨论都兴致缺缺,导师的得意门生高述更是一整个下午心不在焉。组长看着没怎么变化的进度表,向导师建议今天就到这里。婉拒了组员们的约趴,高述回了家。

欧阳却在沙发上睡着了。

高述放轻动作,随手把东西搁在鞋柜上,难的没有一回家就洗手,换了鞋悄悄地走到欧阳旁边。

高述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欧阳的睡颜,相反,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看了数百次。欧阳躺在这里,餐厅暖黄的灯开着,厨房还萦绕着没有散去地烟火气,这一切都很不真实。

鬼使神差间,高述慢慢凑近了欧阳的脸。

欧阳动了动,醒来看见高述神情尴尬地坐在旁边,问:“诶你回来了,吃晚饭了吗?”

高述被问懵了,半响回答:“还没。”

“哦,那我把冰箱里的炒饭给你热热哈。”欧阳十分自然的说,伸了个懒腰爬起来,走去厨房前补充道:“很快的,回个锅就好,你去洗个手等着吧。”

等高述恍惚的从卫生间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盘炒饭。

“想着你口味比较淡,当时炒得时候就没放太多盐。”欧阳看着高述心不在焉的挑着葱花,“你不吃葱花啊,下次我不放了。”

高述捕捉到了一个词,下次,还会有下次吗。

他抬起头望向欧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之后的某一个慵懒的下午,吃饱了的高述和欧阳一起躺在床上。高述突然想起这一天,问了这个问题。欧阳被折腾的有点狠,闻言不由想起自己现在种种都是那天鬼迷心窍导致,背过身去没有理高述。那天高述的样子实在太可怜,一份巨大的礼物就摆在眼前,明明十分想要、明明满眼伤心,却还是想着立刻拒绝。欧阳偷偷笑,就是不回答高述的问题。高述欺身上去逼问欧阳,两人滚在一起不知不觉又来了一次。

当然,这都是现在的欧阳和高述,还未抵达的温暖未来。

“对,下次。”欧阳看懂了那个眼神,回答道。

“只是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也忙你也忙,再等到下次见面估计是我放春假了。”欧阳轻松的说,“快吃吧,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高述死死的盯着欧阳,哑声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大约和你想的差不多。”欧阳直视着高述,笑了一下,“出国这半年我总是想到你,我开始也住宿了,舍友都是很好的人,但是和你的感觉还是不一样,我就搬出去一个人住了。”

“我没谈过恋爱,过去四年实在没往那个方面想过,想明白了又有些恍惚,我怕你或许没那个意思。有些事情要当面问清楚,不问一下怎么知道到底有没有可能呢。”

“不过,”欧阳狡黠的笑了,“我来到纽约就明白了。”

高述被巨大的蛋糕砸晕了,他微张着嘴,难以置信的说:“所以说……“

“所以说,”欧阳截断他的话,怕这人又三两下撇清所有关系,“我们试试吧。我没试过和男人的恋爱,啊不对,我就没谈过恋爱,galgame也很少玩,不太懂怎么才算恋爱。我只想和你相处着试试,嗯,从前你虽然没有说,但是,”欧阳停顿了一下。

“这份回应你可以接受吗?”

高述冷静了下来,勾了勾唇对欧阳绽放出一个笑容。

“老高你笑起来真好看,平时也应该多笑笑的嘛……哎你干嘛”

高述把欧阳从餐桌后面拽起来,走到玄关迅速的穿上鞋。

“我们先去宽街看剧。”

“大晚上的去宽街看剧,看什么剧啊……先去宽街,还有之后???”欧阳被高述拽着,心里感觉莫名其妙,这人是什么反应。

我们先去宽街看剧,把我想和你一起看的剧,都看一遍。再去香天下吃火锅,再去……

欧阳回握住高述的手,用了点力:“老高,别着急,还有明天。”

高述看着欧阳,突然紧紧的回抱住他。

还有明天,还有未来。

欧阳拍了拍高述的背,在他耳边轻声说,语气里带着点轻快:“老高,和你商量个事呗。”

“什么?”高述声音闷闷的。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我不会拒绝的。”

End

考试周忙完了总算写完了这篇,最开始的灵感就是高老师对小白说想带欧阳去宽街看剧。

怎么说呢,摸完这篇我已经做好准备挨刀了,就酱。

看完昨天更新的戏精宿舍
我的唯一感想
高老师你这个怂蛋!!!!!!!!!!
哭唧唧

【现欧】我不会拒绝的(上)

后文已更:我不会拒绝的(下)

1.

我不会拒绝的。

高述在微信中打出这几个字,抬头看了看摆在桌前的,偷拍欧阳的照片,低头按了确认发送键。按完他就后悔了,这种话和白君妍说又有什么用呢。

翻回到当事人的微信,东九西五差着十三个小时,再加上高述的刻意回避,两人的聊天记录不算少,到底还是没同寝四年的时候多。高述手指向上划了划,上一次记录在一周前,欧阳向他抱怨report太多、老师催命一样催的太急,那时高述正在上课,一边记笔记一边偷回消息,看着时间提醒屏幕对面那人别熬夜好好休息,一天三顿按时吃,胃不舒服了及时去医院,欧阳调侃他比爸爸管的还要多,高述也就顺势回道爸爸不在你身边自己照顾好自己,欧阳那边自然是一顿炸毛,末了补上一句你也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之后便说了晚安。

高述又盯着最后一句看了半天,简单的一句话在他脑内早已来回转了一个星期,明明是朋友间都会说的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高述却莫名觉得欧阳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些。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就是自认为淡然冷漠的高老师也躲不掉。

自己又魔怔了。高述想。

亲手将自己和那人划清距离,换来的却是更为明显的存在感和暧昧不清的冰冷文字,没了现实的当头棒喝,也没了不经意间的寒刀,高述的手不断地向上翻看,一个可怕的念头渐渐在脑海中形成,他感觉自己就站在深渊边。

嗡嗡。手机震了两下,正是欧阳发来消息。

高述一个手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老高!我有事跟你说!!”

高述莫名的心跳变快,被压在心底的念头又开始努力向上爬。

“你之前说过喜欢的游戏角色,我在秋叶原找到了他的扭蛋!”

高述顿了顿,重新压死心底的念想。说起来这个,对于那个角色其实也没有多喜欢,简单来说,年少时为了和喜欢的人有共同的爱好罢了。

“我都以为他绝版了!没想到在一个小店里淘到了!”

“你买了吗?”高述回道。

“买了!也给你买了一个!诶你今天上午没课啊?”那边买手办动作很快,回消息也很快。

“没有。”高述决定今天不去图书馆看书了。

“既然你已经买了,我把钱转给你,还有地址,我发你。”

欧阳那边先是发了个收据过来,之后就很久没有回复,高述看着那个断断续续的对方正在输入,有些不明所以。

“地址的话,就不用了,我打算忙完期末去纽约玩,到时候顺便带给你就好_(:з」∠)_ “

即使已经从白君妍处得到消息,看到欧阳亲自跟他说,高述还是小小的激动一下。

“你打算什么时候来?“他也磨蹭了很久,消息改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遵循了本心。

“。。。。。。”欧阳回了一串省略号。“还没定好具体时间,大概七月初吧。”

高述也觉得自己问的太急了。

“怎么突然想到来纽约了?”高述换了一个问题。

“我之前游戏程序获奖拿了笔钱,steam上没啥游戏可买了,新出的主机我前阵子也换了。。。。”

“而且之前就想去纽约玩了。。汉化组里的妹子也说这个假期他要去美国找男朋友,我就在想要不要假期也去美国玩一玩。。。”

“啊!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直男,老高你不要误会!”

高述看着最后一句话,叹了口气,他甘愿被误会。不知风月的钝刀来的突然,轻而易举的通过高述自以为坚固无比的防护壁,慢慢的磨下,虽然已经习惯了划开伤口的感觉,但是这刺痛还是让高述手指顿了顿,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等他回复,对面又来了消息。

“纽约那边消费太高,我辛苦攒的家底还要为接下来的steam做贡献,所以”

“住的方面,还求爸爸收留我!”

高述想了想,选的暑课结课在七月初,租的房子是一居室,教授之前提过暑假可能会一起做研究。总而言之,拒绝欧阳的理由有千百个,况且这些是事实而非借口。

最后一次。高述想。

人类是自然界最善于找正当理由的生物之一,而最后一次这四个字更是被用来拖延麻痹的绝妙良招,往往自己嘴上说着最后一次的人心里都明白这绝非最后,其中的逻辑悖论就仿如裹着蜜糖的罂粟,明明是再为拙劣不过的诱导,却总是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欲罢不能。

“好,爸爸收留你,什么时候订好机票了说一声。”再放纵自己最后一次。

“奈思!”

高述又和欧阳聊了几句有的没的,回消息的空挡把桌子上拿好的书收起来,今日的高老师已经被扰乱了心神,低效率的学习纯粹是浪费时间。和往常一样,高述盯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催对面那人早点休息,说几句“别让我又在游戏里抓到你”之类的毫无威胁的话。送走了对面答应乖乖睡觉的小朋友,他望着窗外顶在头上的大太阳,突然萌生了睡个午觉的想法。

偷得浮生半日闲吧。

 

欧阳放下手机,起身关掉床头的台灯。他确实想再玩会儿掌机,可是在咖啡店打工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需要用睡眠来回复一下hp。

决定去纽约并不是心血来潮。欧阳为此难得的好好计划过,甚至还去打工攒钱。说起原因,并没有什么一二三四五的具体条目,欧阳是凭借直觉生活的人,这次也是。

欧阳本以为和老高只是普通好朋友的关系,可是出国的半年生活总是让他感觉少了什么,开始只以为是每一个留学生都存在的不适期,但日子这么过着过着他发现这个“不适期”的源头都来自一个人,而那人却在太平洋彼岸端的一派云淡风轻。

这不公平。

正如游戏副本,消除boss添加的debuff只有打倒boss这一个方法。弄不清楚的事情也只有再见到本尊才能明白。

欧阳发出最后一条“晚安么么哒”的消息后,放下手机进入了梦乡。

我有件事一定要亲自确认一下。

 

2.

欧阳的飞机晚点了。

给了自己最后一次的理由后,高述收起了他复杂的心思。正如白君妍所说,他的感情积压了四年,太过繁复沉重。高述不求欧阳能懂,也掐死最后一点念头,告诫自己欧阳能懂也就不是过去他心心念念的欧阳了。

高述步步后退、逃避,从那天之后,他就删除了和白君妍的聊天记录,不再回忆甜苦并齐的过去三年。高述开始收拾房间,他生性清冷,租了房子之后从未邀请朋友来玩,所幸当时购置家具时,架不住导购热情的推荐,买了两用的沙发床,当时的导购是怎么说的呢:朋友来玩的时候会方便些。高述开始查询纽约附近的景点,计划每一餐的饭食,他恨不得将接下来的每一分钟都掰碎,连带着欧阳一起融进自己的生活。

高述将自己置身悬崖边。

晚上还要去和导师进行课题项目讨论,高述看了看时间,可能没法和欧阳一起吃晚饭。他在咖啡厅里找了个座,看文献材料。

一个陌生男子前来搭话,问高述是不是同样在等这趟晚点的班机。高述一听,母语,回头,华人。他放下手里的材料,回答是。

等待是一个漫长且无聊的过程。高述摘掉眼镜,揉了揉眉心,顺势和搭话的人聊了起来。

那名男子是在等他的爱人。他说他的爱人是日本人,不会英语。他说他的爱人是路痴,怕他一会儿找不到出来的路。他说他很想他的爱人。

嗡嗡。欧阳发来微信问他在哪,高述回复。

不一会儿,高述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连帽衫的青年向这边走来,青年脚步轻快,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抓着手机,耳机线漏过手指缝垂在身边,随着步伐一晃一晃,青年摆头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高述看的开心,等着欧阳自己找到他。

忽然旁边有一人向欧阳搭话,欧阳吓了一大跳,听到是熟悉的日语才稍稍放松社恐的警惕。高述抓起手机正准备过去,却还是顿住了脚步。欧阳仿佛和旁边的人聊的开心,快走近才发现不远处的高述,他眼睛一亮,挥手大喊。

“老高!”

高述有些恍惚。

身旁的人却挥着手喊出另一个人名字。

只见欧阳旁边的青年和他说了什么,两人一起快步走来。

“我去接一下我爱人,失陪了。”

高述惊异:“你的爱人……”

欧阳的反应比高述还大,大叫的声音让离他很远的高述都听的一清二楚。看样子是欧阳暂时充当了向导的角色,那对儿情侣一齐向欧阳道谢,其中一人指了指高述的方向和欧阳说了什么,只见欧阳红了脸大声的摇头反驳着。

 

高述走上前接过欧阳手中的行李:“你现在厉害了,都能给别人指路了。”他压制住内心的喜悦泡泡,“四年前那个路痴转了两个小时找不到寝室楼的人是谁呀。”

“你不是一样,不嫌这行李箱脏了,”欧阳撇撇嘴,“当初可是往你桌上放传单都要喷酒精的人。”

两句话足以挑起所有温情的回忆。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高述和欧阳相视一笑。

我很想你,欧阳。高述在心里补充到。

“我,咳,我挺想你的老高。”

欧阳别过头说,“突然没了你在我身边管来管去的,雪天也没人一起吃火锅了...我刚去日本的时候也住宿了,想着会不会再碰见一个和你一样好的舍友,虽然你很龟毛,很事儿逼,三分钟不离酒精,生活中充满高锰酸钾……”

眼见着话题要跑到奇怪的方向了,高述打断欧阳的话:“你是不是想露宿纽约街头。”

“我错了爸爸!”欧阳立刻投降,“晚上吃火锅吧!”

高述看了眼手机,导师已经在催没到的同学了,他有些遗憾。

“我一会儿还有事,把你送回去就得走,你晚饭自己解决吧。”

欧阳的行李不多,行李箱里一半是衣服一半是吃的,从饼干到火锅底料,应有尽有,高述很是佩服他带着这些东西也能混过海关。还有一个背包,四公主和NS,他倒是很公平两个都爱。

“我知道!先去洗澡,洗完澡之后把这身衣服洗了,箱子背包酒精消毒了再放好,”高述领着欧阳进门,还么开口被那人抢先截断,说完还可爱的敬了个礼,“放心吧队长!”

“谁是你队长。”高述看了看表,再不出门真的来不及了,他把钥匙交给欧阳,吩咐了一个人看家需要注意事项一二三四五,“我就这一把钥匙,你要出门给我发微信。”

“我可以在这里进行宝藏探险吗!”高述临走前,欧阳探出头问。

高述回头良久,淡淡的说:“随你。”

纽约的这间房里藏着高述所有的心思。

高述将这一切展给欧阳看。

四年的遮遮掩掩已经磨完了高老师全部的耐心。

高述决定破釜沉舟。

“欧阳,我非常想你,非常非常想你。”

他对着关上的房门,轻声说。

tbc


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他坚持自己的道路,辗转于各个战队,被骂做四姓家奴,只为了那一个冠军。
不到一个月之前他拿到了追求已久早应属于他的国内冠军,他一鼓作气毫不掩饰野心的继续奋斗。
在今晚,拿到了世界冠军,拿到了世界第一ADC的称号。

另一个世界的你啊,张佳乐先生。
今日的你仍在第三赛季中奋斗,仍在荣耀之路上奔跑。
之后的路程中,你可能会失去一同奋斗的伙伴,你可能会选择一时的放弃,你可能会抛弃自己的过去。
但你始终没有放弃荣耀,没有放弃那颗追逐冠军的心。
为了这一个冠军,未来你可能会被误解、被嘲讽、被辱骂。

请一定要坚信啊,前方会有属于你的冠军,在等待着你。
在未来的某一天,
你一定会拿到冠军。

因为看全职才去了解的现行世界的电子竞技
看到RNG赢了我心里总是莫名的高兴

总有一天你也会拿到冠军。
你一定会拿到冠军。

老魔术师预言。
在这一天,以年幼双手握起长枪者,将享尽一切名声与赞颂。
不光是人类,连鸟兽花木都将代代传颂他的功绩,直到这片大陆与时代没入海底为止。

在五国中威名远播。
备受女性爱慕、男子崇拜。
长枪的光芒,代表赤枝的荣耀、
战车的嘶鸣声,连力能夺牛者也为之震惊。

崇高无比的光之子啊。
那双手,掌握着无尽的荣耀。
就连生命即将结束之刻,也绝不屈膝于地。

……但是牢记在心,榛树的幼苗啊。
那份荣耀将如星光一闪般,快速燃烧殆尽。
伴随着无人能比的功勋。你将比任何人都迅速地落入地平线的另一端。

fha太赞了。

又是一年了。
爱旮旯地的老公们!

和朋友一起去的展子,小小的地方两个女人走丢了无数次,互相被摊位吸引然后忘了彼此。
买买买买钱包在滴血啊!
不过开心!超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