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现欧】我不会拒绝的(下)

前文走这里:我不会拒绝的(上)

3.

欧阳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虽然嘴上说着要去高述屋里探险,实际半分没有踏入卧室。他把行李箱收拾好,顺手拖了个地,现如今高述的房间里已经没有高锰酸钾,给欧阳省了很多事,两遍清水擦了擦灰尘,就站在一旁玩手机等地板晾干。

飞机上没法联网,欧阳登上阴阳师签到。按理来说他早就该对这款五年前的手游失去热情,这些年来却时时记着签到,偶尔抽个卡肝个本。大抵是舍不得那段时光。

那段时光里欧阳收获了一位挚友。

其实现在回头看,彼时的高述和欧阳都是甘愿溺水的人,欧阳踏入河流时拽了高述一把,自此之后高述则一边自己挣扎一边拉住不断下沉的欧阳,两人互相拉扯,在对方身上留下道道痕迹,终于互相搀扶着上了岸。本可以一起喘口气喝杯茶,共同奔向美好的明天,刚上岸的高述却对欧阳说,如果你的目标是西,那对不起我要往东走,咱们就此别过吧。

这人是怎么做到毫不犹豫的A掉那段时光呢。

每日摇签摇了个大吉,打开悬赏任务发现有三个勾协。看样子今天会是幸运的一天,欧阳想。地板干的差不多了,欧阳关掉手机,摸去厨房给自己捣鼓点吃的。老高说他不回来吃饭,欧阳一个人也没兴趣逛纽约大街,插好了设备准备窝在房间里打一下午游戏。

出乎意料地是厨房里地东西十分齐全,大到锅碗瓢盆小到柴米油盐,都静静的躺在那里等着主人使用,只不过,欧阳看着那标签还在的锅、整齐的包着塑料膜的鸡蛋、还没拆封的快要过期的一袋米,这个厨房对高述来说看样子只是摆设。

也是。欧阳想起高述曾经说过,讨厌进入充斥着油腻的厨房。可这人到底还是强迫症,不用的厨房也要塞得满满的、安排的整整齐齐……

居然还有鸳鸯锅和电磁炉,这厨房里也太齐全了吧。

欧阳发微信问:厨房里为啥子会有鸳鸯锅……

高述回的很快,看样子现在不忙:之前邀请朋友来玩的时候,朋友送的温居礼。

欧阳无语:。。。。。你骗鬼呢老高。。

高述避开话题:怎么去厨房了,你要做饭?厨房我很久没用了,不知道东西齐不齐。

欧阳内心吐槽,你根本就没用过吧。

整个房间透着一股不协调感。但是仔细探究又没什么怪异的地方。

简单的一居室打扫的干净整洁,东西摆放有序,无论是墙上挂着的工艺品还是桌上摆的花瓶,都带着一股清冷、简单,很像高述,看样子是用心设计过的。

只是。

大到可以睡下两个人的双人床,明显没有玩过几次的主机和一对儿一样的手柄,电视后面空了一半的置物柜,专门留有煮火锅位置的餐桌,还有过于齐全的厨房。

这间屋子仿佛早已做好了另一位主人入住的准备。

欧阳回复高述的信息:有点饿了炒个饭吃,没事东西挺全的。

一小袋米倒了大半,只剩一点空荡荡的,欧阳想了想,还是全部蒸完好了,之后再补给老高一整袋新的。磕了三个鸡蛋进碗里用筷子搅匀,加了小半勺盐倒入锅里,配上蒸好的米饭一起翻炒,撒上一把葱花,出锅。

完了……好像有点多。欧阳面对着一大盆蛋炒饭想。最后扒拉出半盆套上保鲜膜塞进了冰箱,给高述发了条信息。

欧阳:炒饭不小心做多了,剩下的给你放冰箱了。等你回来晚上一起吃夜宵么么哒。

高述那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很久后,回了一个好字。

 

高述放下手机。

这种温暖的感觉有多久没感受到了。

从小照顾他的保姆去世之后,带走了高述本应拥有的所有烟火气。新来的阿姨做饭精致美味,却怎么也少了一分味道。父母愈发的忙碌,偶尔一起吃饭更像是商业聚餐,过年就更不必说了,几大家子人坐在一起,表面和睦实际暗潮涌动。高述厌倦这个所谓的家。

纽约的房间也是如此。虽然是他第一个独立居住的房子,比高中大学都好了很多,但也是少了一点人味,只能算作休息的屋子。

高述所求的并不多。

欧阳简单的一条消息已经给了他想要的全部。

只是那句等我回家,在输入框里呆了许久,写来又删去,删去又写来,最终还是化为一个好字。

 

4.

大约是临近暑假,小组的同学对于这次临时安排的讨论都兴致缺缺,导师的得意门生高述更是一整个下午心不在焉。组长看着没怎么变化的进度表,向导师建议今天就到这里。婉拒了组员们的约趴,高述回了家。

欧阳却在沙发上睡着了。

高述放轻动作,随手把东西搁在鞋柜上,难的没有一回家就洗手,换了鞋悄悄地走到欧阳旁边。

高述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欧阳的睡颜,相反,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看了数百次。欧阳躺在这里,餐厅暖黄的灯开着,厨房还萦绕着没有散去地烟火气,这一切都很不真实。

鬼使神差间,高述慢慢凑近了欧阳的脸。

欧阳动了动,醒来看见高述神情尴尬地坐在旁边,问:“诶你回来了,吃晚饭了吗?”

高述被问懵了,半响回答:“还没。”

“哦,那我把冰箱里的炒饭给你热热哈。”欧阳十分自然的说,伸了个懒腰爬起来,走去厨房前补充道:“很快的,回个锅就好,你去洗个手等着吧。”

等高述恍惚的从卫生间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盘炒饭。

“想着你口味比较淡,当时炒得时候就没放太多盐。”欧阳看着高述心不在焉的挑着葱花,“你不吃葱花啊,下次我不放了。”

高述捕捉到了一个词,下次,还会有下次吗。

他抬起头望向欧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之后的某一个慵懒的下午,吃饱了的高述和欧阳一起躺在床上。高述突然想起这一天,问了这个问题。欧阳被折腾的有点狠,闻言不由想起自己现在种种都是那天鬼迷心窍导致,背过身去没有理高述。那天高述的样子实在太可怜,一份巨大的礼物就摆在眼前,明明十分想要、明明满眼伤心,却还是想着立刻拒绝。欧阳偷偷笑,就是不回答高述的问题。高述欺身上去逼问欧阳,两人滚在一起不知不觉又来了一次。

当然,这都是现在的欧阳和高述,还未抵达的温暖未来。

“对,下次。”欧阳看懂了那个眼神,回答道。

“只是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也忙你也忙,再等到下次见面估计是我放春假了。”欧阳轻松的说,“快吃吧,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高述死死的盯着欧阳,哑声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大约和你想的差不多。”欧阳直视着高述,笑了一下,“出国这半年我总是想到你,我开始也住宿了,舍友都是很好的人,但是和你的感觉还是不一样,我就搬出去一个人住了。”

“我没谈过恋爱,过去四年实在没往那个方面想过,想明白了又有些恍惚,我怕你或许没那个意思。有些事情要当面问清楚,不问一下怎么知道到底有没有可能呢。”

“不过,”欧阳狡黠的笑了,“我来到纽约就明白了。”

高述被巨大的蛋糕砸晕了,他微张着嘴,难以置信的说:“所以说……“

“所以说,”欧阳截断他的话,怕这人又三两下撇清所有关系,“我们试试吧。我没试过和男人的恋爱,啊不对,我就没谈过恋爱,galgame也很少玩,不太懂怎么才算恋爱。我只想和你相处着试试,嗯,从前你虽然没有说,但是,”欧阳停顿了一下。

“这份回应你可以接受吗?”

高述冷静了下来,勾了勾唇对欧阳绽放出一个笑容。

“老高你笑起来真好看,平时也应该多笑笑的嘛……哎你干嘛”

高述把欧阳从餐桌后面拽起来,走到玄关迅速的穿上鞋。

“我们先去宽街看剧。”

“大晚上的去宽街看剧,看什么剧啊……先去宽街,还有之后???”欧阳被高述拽着,心里感觉莫名其妙,这人是什么反应。

我们先去宽街看剧,把我想和你一起看的剧,都看一遍。再去香天下吃火锅,再去……

欧阳回握住高述的手,用了点力:“老高,别着急,还有明天。”

高述看着欧阳,突然紧紧的回抱住他。

还有明天,还有未来。

欧阳拍了拍高述的背,在他耳边轻声说,语气里带着点轻快:“老高,和你商量个事呗。”

“什么?”高述声音闷闷的。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我不会拒绝的。”

End

考试周忙完了总算写完了这篇,最开始的灵感就是高老师对小白说想带欧阳去宽街看剧。

怎么说呢,摸完这篇我已经做好准备挨刀了,就酱。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