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双花】按剧本来!⑤

前文:       

几天没更新我的锅!非常抱歉【土下座】

另外这儿夏却   3433656244  

扩列吗宝贝们(*˘︶˘*).。.:*♡


5.

和孙哲平对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张佳乐不由的有些恍惚。


“你要买花吗?”他穿着花店老板的服饰,身上还有几片残留的枝叶,手上也沾满泥土。


因为感冒,张佳乐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他脸色苍白的念着干巴巴的台词,却总入不了戏。


而且孙哲平就在他对面,活生生的和他演绎着各式各样的情景,虽然不能将私人感情带入工作这条铁规早已印在张佳乐这个专业演员的优秀素养里,但是他还是无法控制的分心,只因为对面站着的是孙哲平。


张佳乐甩了甩手里的花,比了一个抱歉的手势。


“停!我重来!”他摇了摇头,似乎在重新找回状态。


这次连词都还没说,张佳乐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梗住一样,僵在原地半天,最后无奈了揉了揉额头听着导演喊停。


他一直都没法控制自己平静的面对孙哲平。


“小花同志状态不太好啊!”叶修再一次拿着喇叭喊了卡之后,实在是受不了这高频率的NG了,终于忍不住的提醒一句。


“大概还是感冒没有好,精神无法集中,他的戏先放一放,这样下去继续拍也没有效果。”张新杰也在场外看了半天,同时他也注意到了韩文清越来越紧皱的眉头和发黑的脸色,想了想,提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最后林敬言在张佳乐的一片“我没事的”“我调整调整状态就好了”“我这样多耽误剧组进度”抗议中把他压上保姆车。


“壮士你安心的去吧战场上还有我们呢!”他还听到了叶修无比中二的接了一句话。


张佳乐在卸妆的时候仍然不太老实,被林敬言呵斥了几句总算是安分下来,他把脸洗干净,“他们是不是都知道我和孙哲平……”


“你和孙哲平什么也没有,”林敬言快速的打断了他的话,“你只不过是感冒了精神状态不好才总是NG,孙哲平和你只有大学的同窗友谊明白吗?”他面无表情,说的一字一句。


张佳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我会调整好自己的。”


纵使现在的社会已经能逐渐的接受同性恋,但张佳乐身为艺人,还是一个正处在媒体风口浪尖的国民偶像,还是避嫌的好。而且虽说他这部剧还没开播就已好评如潮,无数的老粉翘首以盼,但质疑声也总是不少的,娱乐圈总是这样,黑黑白白混杂一起,各种事件像炒栗子一样互相升温,从而炒红一部剧。


现在卖腐的确可以博得许多人的眼球,也不失是一个好时机,既符合这部剧的定位,也能增加一些八卦爆料,张佳乐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那些报纸上的标题。


多年同窗实为恩爱情侣?


假戏真做,一部剧成就一段奇妙感情!


影帝回国真相:为追男友不惜放弃事业!


一定还是那种用大号字加粗加红的拍在报纸的头版,旁边在配上自己和孙哲平被偷拍的照片就能完美了,自己绝对是一脸懵逼,孙哲平嘛,应该是皱着眉头大骂狗仔。


“想什么呢,笑着么开心?”低沉的男音在张佳乐耳边炸开。


张佳乐被吓差点跳起来,保姆车内空间狭小,刚才一神情激动不由的撞到了头,他揉着脑袋转头,发现孙哲平就站在车窗外面。


“慢点,”孙哲平抬手,好像是想帮他揉揉脑袋,最后尴尬的停在半空,“出来,我们聊聊。”


“你不拍戏了啊。”张佳乐下车,跟在孙哲平后面走。


“我单人戏前几天基本都拍完了。”孙哲平简单的说,意思就是就差和你的戏了结果你病了我也就放假了。


张佳乐“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只低头看着路,一不小心撞上了前面人厚实的脊背,“怎么不走了?”


“专心点,看着路。”孙哲平无奈的说,顺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极为亲昵的拉起他的手。


张佳乐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放任他去拉了。



其实花店老板这个设定并不是张佳乐一时兴起想出来的,与大学时代的张佳乐颇有渊源。


为了庆祝B大校庆,张佳乐所在的班接了一个话剧节目,话剧的剧本还是当时专门请的编导系的女神写的,浪漫的贫穷卖花女和京城富二少的故事。


当时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全班都同意让张佳乐演贫穷卖花女,和张佳乐关系最好的孙哲平也被当选为京城富二少。(事后张佳乐一度怀疑当时起哄让他演卖花女的就是孙哲平,结果后者拒不承认)


话剧演出很顺利,但因为剧本老套戏路平淡他们班取得的名次也是不好不坏,对于张佳乐而言,那本应该是一次他大学生涯中在普通不过的表演,如果他们没有假戏真做。


按剧本来,富二少在一次次的光临花店时爱上了卖花女,卖花女也在同时自然而然的爱上了富二少,卖花女再富二少最后一次来买花的时候跟他说,要一个吻来当做换取鲜花的筹码。


非常恶俗且狗血的套路在排演前就让张佳乐吐槽不停,当真正站在舞台上时,他和排演时一样,先一步走上前搂住孙哲平的脖子,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的停留一下就算结束,可他没想到的是,孙哲平按住了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那潜藏在内心深处许久的爱意,终于靠这一吻爆发开,张佳乐能感受到抵在他舌根的丝丝甜蜜,还有扣在他脑后的手不容抗拒的热度,他就像被猎手锁定的猎物,全身兴奋的发抖。


他看见孙哲平嘴角挂着的银丝,因为灯光原因而更加闪亮的双眼,那人身子微倾,眼中充满毫不掩饰的爱意,嘶哑着嗓音念着准备好的,早已排练许多遍的台词。


“我爱你。”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两人坐下,他先去拿了两杯饮料,一杯递给张佳乐,盯着他好久,直到对方慢条斯理的打量完四周,不情不愿的抬头和他对视,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我爱你。”


他如愿以偿的看到张佳乐被吓了一跳,眼神慌乱的避开,他的耳尖迅速变红,张了张嘴就是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你,你什么意思?”他有些懵。


“字面意思。”孙哲平嘬了一口咖啡。


TBC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