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双花】按剧本来!③

前文:   

戳tag:按剧本来!


3.


张佳乐全副武装的坐在保姆车里打瞌睡已经是几天之后了的事了。


孙哲平只是陪了张佳乐一会儿就回去了,毕竟他还有很多通告要赶,而白言飞也在他的威胁下没有敢和张佳乐提过,几个人表面上相安无事。


林敬言要装作不知道孙哲平的事,说话总是刻意的去避开,张佳乐也要装作自己不知道孙哲平的事,一时间两个人的话题就没从吃吃喝喝上离开过。


“啊?!他和我演对手戏啊!”张佳乐努力的装出非常吃惊的样子。


“演技太浮夸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早就知道吧。”


张佳乐笑了两声,没反驳,专心看起剧本。


一旁的林敬言大惊失色,你知道?你居然知道?知道了就这个反应???


“按理说选角之前应该征求你的意见,可是事情突然,你人在医院……”张新杰怕张佳乐心里不舒服,解释道。


孙哲平不比当年,他在国外所获得荣誉不比国内的一线明星差,影帝突然回国,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但也在国内没有市场,需要一部用来站稳脚跟的大剧组制作的电影。


他有意于霸图,霸图也欣然接受,抢人自然要快,没什么多余的功夫和大家商量。


张佳乐打断了他的话:“没事的新杰,我明白,而且孙哲平也挺适合的。”


本来就是以他为原型写的,怎么会不适合?


改剧本改的昏天黑地的那几个晚上,张佳乐总是在想,自己为什么非要搞出来这样一部要死不活的文艺片呢,现在活该受罪,终于完工了之后,他再捧着那部以自己和孙哲平的故事为原型的作品,突然又蒙发出了一股我的爱情好浪漫的感慨。


他伸了伸懒腰,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金色的阳光顿时洒满房间,仿佛给房间内每一件物品都镀上光,蚕丝的被褥更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温暖,张佳乐回头怔怔的望着自己身边空下的另一半床铺。


如果孙哲平还在的话,张佳乐不由得想着,他一定会嘲笑我给他的台词很蠢,一定会一边嫌弃我的这部都市小言电影,一边陪我通宵工作,然后在第二天早晨也绝对会比自己起的晚,在我准备早饭的时候轻轻的走过来环抱住自己的腰……


他眨了眨眼镜,感觉有些酸涩,一定是阳光太刺眼了。


孤独伤感总是在积压了很久之后悄然爆发。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里的阳光明明这么好。



“这台词怎么这么蠢?”


张佳乐到剧组的时候基本上人都已经到齐了,还见到了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而那人正拿着台本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


“关你屁事。”张佳乐带着口罩,嗓子还有些沙哑,见到叶修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怎么就不关哥的事了呢,哥好歹也是这片子的副导之一。”叶修叼着烟,懒洋洋的靠在桌子上。


“你?副导?咳咳咳……”张佳乐嗓子本来就难受,闻到烟味更是受不了了,咳了好久才缓过来,“你是不是有病?放着男一不要,跑来当个咸鱼副导!”


“小花越来越弱不禁风了啊,”叶修说着,掐掉手里的烟,“我们兴欣也投了不少钱呐,哥怎么就不能来混个副导呢!”


他说着,从后面拿出了一个保温杯递给张佳乐。


张佳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还是伸手接过,打开闻了闻,“柚子水?”


叶修不答,只是示意让他喝。


“不会有毒吧。”张佳乐又闻了闻,不由的觉得叶修突然这么关系他,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靠!哥是那样的人吗!”叶修痛心疾首,“快点喝。”


张佳乐半信半疑的喝下一小口,柚子的清甜混着蜂蜜在嘴里晕开,有点甜但又甜到好处,温度也刚刚好,喉咙之前一点细微的痒意也没有了。


他又喝了几口,才把杯子放下,“不是你弄得吧?”叶修怎么可能会这么关心他。


“不傻啊,我以为你发烧那么久烧傻了呢,”叶修倒也不吃惊张佳乐能猜出来,“当然不是我,有人拜托我给你。”


张佳乐瞪了他一眼,低声说了句“谢了”,临走前还不忘拿上保温杯。



叶修想起今天早上孙哲平像宝一样从包里拿出来的这杯蜂蜜柚子水,以及嘱托他给张佳乐时候的严肃认真,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不自己给他?”叶修记得自己是这样问孙哲的。


“我自己给他他能泼我脸上你信吗?”孙哲平答。


叶修仔细想了想,发现真的有这种可能,“那你打算怎么办?”念及平时与这对cp关系还不错,叶修决定打一把助攻。


“先去买束花。”


“啥?”大哥你脑子没病吧!


“乐乐剧本里就是这样写的,男主要先去买一束花才能追回老婆的心。”孙哲平一本正经的说。


“没救了……”叶修捂脸,“你这是把剧本当攻略吗?非要按剧本来!”


“你不觉得应该先去和张佳乐解释解释吗?”叶修还是决定帮人帮到底。


“没什么好解释的,”孙哲平打断他的话,“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


当年出国的决定孙哲平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使张佳乐可能会疏远他,讨厌他,恨他一辈子,他也不会后悔。


他没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梦想消失殆尽,也没法面对亲朋好友甚至爱人的同情,他几乎是飞快的定下了出国的日程,就像如今决定回国一样突然。


孙哲平就是一匹野外的狼。


叶修记得有次张佳乐喝醉之后说的话,他可以带着狼群厮杀,也可以独自一人游荡,但他是自由的,没人能束缚住他。


“花呢,哥帮人帮到底,”叶修一愣,也明白过来。


孙哲平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给你花干嘛,花肯定是我自己送啊,难道让你给张佳乐送花求爱?”


“你就不怕他把花扔你脸上?”叶修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关系,”孙哲平爽朗的一笑,“蜂蜜水是他要喝的,不能扔,花没事啊。”


叶修沉痛的反省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帮这两个人呢!


他给自己重新点上一只烟,就听到不远处的一阵喧闹,张佳乐怒气冲冲的回了保姆车,在他身后的孙哲平淡定的捡了捡身上的花。


你俩还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叶修想。


TBC



评论(1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