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双花】按剧本来!②

#失踪人口假期回归十五天

#开个新坑bug多多见谅

#每天八点半更新如果没有通知见微博@kakimio

#不定期开车

#欢淫订阅 tag 按剧本来!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2.

张佳乐愣住了,“孙哲平”三个字仿佛平地的一声惊雷,嗡的在他耳边炸开,一时间周围的杂乱噪音他也听不清了,心里众多的情绪翻江倒海的涌上,喜悦,惊讶,生气,委屈,不甘……

孙哲平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护士没想到问他八卦的人会是张佳乐,一时间激动的脸都红了,结结巴巴的没再说出话,反应过来之后,连忙问张佳乐要了签名。

“咳,”张佳乐强压下心底的情绪,摆出勉强的微笑面对粉丝,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孙哲平什么时候回国的?”

“昨天半夜!突然就回来了!他的Facebook上一点风声都没有!”

“我们真的好期待万千繁花的!乐乐男神是不是之前就准备让孙哲平大大演男一?”

“乐乐男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孙哲平大大要回国!”

张佳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笑着说自己也不知情。

他又在走廊里晃悠了两圈,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后就回了病房,想起那些小护士说的话,张佳乐突然想看看孙哲平现在的样子,五年没见了,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一直皱着眉头面对闪光灯,仍旧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小白干啥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张佳乐想,我看个新闻都看不了。

他慢慢的蹲下,用手拨拉着地上的花。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是这么脆弱。

张佳乐曾以为孙哲平和他都是对方的一片天地,这片天地里长了什么花种了什么草他都是一清二楚的,后来才发现把他们联系起来的不过是大数据下的密网与两串随意的排列组合。

张佳乐换了手机号,不去刻意关注国外的消息,搬了家,孙哲平这个人就彻彻底底的从他的世界里割离了。

两人连句道别都没有,就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被一片大海阻隔,直到现在,当孙哲平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大江南北时,张佳乐才从别人的嘴里听到消息。

大概真的结束了,张佳乐蹲在地上缅怀了好久他们的过去,再一站起来,突然发现天黑了。

白言飞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只是找一个借口让张佳乐别打听孙哲平的新闻,在医院里随便走了走,听到前面有点热闹过去凑个热闹而已,为什么变成这样啊?!

“你是张佳乐的助理?怎么在这?”

孙哲平刚换完手上的绷带,看到有个身影很眼熟,仔细一看竟然是张佳乐的助理,于是立马叫人把他请过来。

“是。”白言飞战战兢兢的回答,面前的人黑着一张脸问他,他不敢不说,“乐哥病了,这里比较方便。”

“他病了,什么病?”孙哲平眉头一皱,吼道:“你不在他身边照顾他乱跑出来干什么!”

白言飞吓得都要跪下了,顾不得林敬言嘱咐他的事情,连忙说:“昨天半夜发烧,今天烧已经退了,就是林老师让我看着乐哥不要玩手机,我拦不住乐哥,只好找个借口拿着手机跑出来。”

孙哲平突然笑了。

张佳乐还是一点都没变,喜欢刷论坛这个爱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他病了?严重吗?是不是还是像小孩子一样跟自己撒娇不肯好好吃药?

“带我去看看他。”他跟身边人嘱咐了几句,转过来对白言飞说。

白言飞有些犹豫,这是义斩的地盘,周围都是义斩的保安,他实在是不敢违抗这位主子,可是……

“我就在门口看看。”孙哲平看到了他的犹疑,决定还是过两天再去找张佳乐,至少等他病好了能够生龙活虎的跳哒了,到时候要打要骂也有力气了。

一路上白言飞都在偷偷观察孙哲平,身高比乐哥高,力气应该也比乐哥大,气场更是比乐哥足,简直就是一个像韩导一样的硬汉,他要是和乐哥在一起……乐哥会不会被家暴啊!

回到病房,白言飞先是在门口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没人,“乐哥?”他叫了两声也没听到张佳乐回应。

再往前走两步,发现张佳乐竟然晕在地上了!

白言飞连忙按响急救玲,准备把张佳乐抱起来,却已经有人抢了先。

“这就是你说的好的很!!!”孙哲平紧了紧臂弯,怀中的人轻了不少,身上还烫烫的,心中的怒火“轰”的一下燃遍了全身,他对着白言飞大吼。

小白这真的是要吓哭了,“我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磕磕巴巴的说了好几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几个小护士给张佳乐重新量了体温,然后又挂上点滴。

孙哲平一直低气压的站在旁边。

“有些低血糖,烧还没退,多多休息。”这是对孙哲平说的。

“你是乐乐的助理是吧!你身为一个助理知不知道怎么照顾人啊,乐乐本来就发烧你不好好照顾他乱跑什么啊,你怎么这么没眼色呢现在还带在病房里干什么啊!”白言飞被几个小护士一顿嘴炮然后被拖出了病房。

张佳乐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见他还在读书那会儿,和孙哲平一起翘了那些无聊的专业课,两个人跑到学校后院的草坪上睡觉,睡着睡着突然冒出来一条大狗一直对他们叫:“你们能不能不要再虐狗了!”可怕的是张佳乐居然听懂了。

然后他又梦见两人分别站在一堵大墙两边,孙哲平对他喊让他过去,张佳乐喊墙太高了翻不过去,然后这时候墙突然开始慢慢变矮,只有张佳乐的腰那么高了,孙哲平说,这下能翻过来了吧,张佳乐刚想说能了,又突然想到为什么一定要我翻过去找你,你为什么不能来找我呢,然后他就跑了。

然后他又梦见孙哲平从国外回来了,跟他说他没钱了求张佳乐包养,张佳乐问他钱呢,他说全治手了花完了,然后张佳乐非常开心的说那我包养你,然后孙哲平又突然不见了。

他睡得并不安稳,心神都还沉浸在上一个又一次失去孙哲平的梦境中,突然感觉到一双带有熟悉温度的大手握住了自己,他紧紧的回握过去,仿佛想抓住再也不放手。

“孙哲平……”

一声梦呓。

TBC

心疼小白……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