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双花】潜规则那点事(上)

“所以说,你工作不好反而被加薪,同事都以为你是被老板潜规则然后背后骂你,可是老板并没有和你上床是吗?”

“对,就是这样”

张佳乐是一个普通的公司文秘,最近工作很不顺,找来他的闺蜜黄少天吐吐苦水。

“张乐乐你烦恼啥呀!这有什么不好的?有些人想被潜还潜不了呢!怎么样你们老板帅不帅那种类型的啊禁欲妖娆还是霸道总裁温柔攻?哪种类型都很棒啊哈哈”

“行了行了!反正不是你家喻大经理那种!”

他这个朋友黄少天啥都好,就是话太多,要是放任他说下去,张佳乐觉得自己可能和他喝三个小时的下午茶都说不到重点。

“那我到底该咋办”张佳乐叹了口气。

“还能咋办接受就行了呗挺好的啊,你还能找到一个能接受你张乐乐这种放咖啡里的糖和盐都分不清的助理,而且高薪?哈哈哈张乐乐你知足吧”

“去死!不嘲笑我这个能死啊!而且只是公司人在说,我们老板也没表现出来……”

“那他要是表现出来了呢?不不不我觉得他已经表现的够明显了!行了吧张乐乐我真觉得你们老板对你有意思不然换谁能接受你这样不干活又惹事的助理?!”

黄少天话说的有道理让张佳乐很想打他。




张佳乐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早早地来到公司,为了证明他不是那种啥都不会做的助理,他整理好文件泡好茶安排好日程表甚至浇了花。孙哲平的东西都很简单整洁,张佳乐没什么好收拾的,在他准备要给鱼缸换水时,他突然看到一个半锁的抽屉,天生好奇心驱使着张佳乐拉开那个抽屉,

他发现里面全部都是他的照片。

很多都是平时工作的他,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还有上次公司旅游时拍的照片,有一张他穿着西服,小辫子有些散乱的扎在脑后,在阳台上摆弄花朵的照片,那张的角度极好,阳光洒在张佳乐的身上,连他零碎的刘海都泛着金色。照片下面有一行小字,是孙哲平的字迹。

“My   Flower”

张佳乐心里突然像火山喷发一样,手忙脚乱的把那些东西放好,他觉得自己全身甚至脚趾头都是红的,一定是空调开太高了,他想,于是连忙跑去把空调调低了好几度。

“孙……孙总,早!”门突然拉开,张佳乐此时脑子还是一片混乱,慌慌张张的说。

“早,今天来的很早啊,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啧,空调开这么低,不怕感冒?”孙哲平诧异的看了张佳乐一眼,回到办公桌坐下,看到了那个抽屉里散乱的照片,和怪异的张佳乐,他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去泡杯咖啡”孙哲平决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哦,好的孙总”张佳乐一怔,而后很快反应了过来。

孙哲平工作的样子真的很帅,他认真看报告的时候总是微微皱着眉头,下巴上有一点点青色的胡茬,握着笔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整个办公室静悄悄的,只有孙哲平写字沙沙的声音,张佳乐不由得想起刚才看到的照片。

他不会是真的想上我吧?!

孙哲平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要的咖啡,抬头就看到了拿着杯子站在桌子前的张佳乐,脸红红的仿佛头上升起了蒸汽,一脸纠结委屈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孙哲平站起来走到张佳乐身后,拿过他手里的杯子,自己去泡了一杯咖啡。

“孙…孙总…啊…对不起”

“没事”孙哲平撮了口咖啡,“这些都是你做的”他指着桌上的文件。

张佳乐点了点头。

“很好,你成功的把我昨天下午整理好的又弄乱了”孙哲平面色平静的说,“下午三点有个会你要陪我去一趟新区,在此之前你没什么事情了,和平时一样去玩吧”

“可是孙总,我是您的助理,我需要工作的”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坚决的小脸,突然有点想笑。

“哦,好,过来帮我系上领带”

他看着满脸通红的张佳乐拿着条领带慢慢的向他挪移过来,于是好以闲暇的坐在那里等着。张佳乐系领带的手都在发抖,微微低下头发梢上翘起的呆毛扫过孙哲平的下巴,让他心痒痒的。

张佳乐郑重的系好,然后抬头看向孙哲平,等着他下一个任务。

孙哲平被那个眼神逗笑了,“最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不由得揉了揉面前人毛茸茸的头发。

平时张佳乐从来都不会去做这些事,更不会说出那些一本正经的话,孙哲平只要一说出他可以玩了他就立马撒丫子到一边去玩手机了。

“最近…公司的人都说我不干事…然后还升职了是因为…老板…喜欢我”张佳乐低着头扭扭捏捏的说着,他最后还是没好意思直接说出那么露骨的话,于是他换了种委婉的方式。

“你别瞎想,”孙哲平一怔,然后笑了。

张佳乐听到这话欣喜的抬头,对吧对吧一定不是因为这个一定是因为我工作做的好对吧!

“其实他们说的没错,”孙哲平顿了顿,很认真的说,

“我真的挺想上你的。”









2.

张佳乐坐在孙哲平的车里, 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

“行了,别一副要死的样子,给爷笑一个”孙哲平把车停进地下车库,没有立刻取下安全带下车,转过头看着张佳乐,“其实没什么大事的,真的”一脸我已经习惯了的表情。

张佳乐今天下午陪孙哲平去新区的时候,开着车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前面把车停下来等着他们的对方老板,一个不小心错把刹车当成油门,人倒是没出什么事,不过也把人家的爱车撞了个不小。要谈的合作项目自然也就告吹了,孙哲平今天下午一直在处理这个事,直到现在才带着他出来吃晚饭。

“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孙哲平自己也挺郁闷的,之前好不容易谈好的一个项目,就差临门一脚了,结果张佳乐不仅没射进,还射人脸上了。

“你该重新去考驾照是真的,我已经帮你报名了。”张佳乐惹了事之后就一直没说话,听到这个之后立刻抬头用一种你在逗我吧的表情看着孙哲平,他当年驾照拿到手上可是不容易,过了好几回送了好几条大中华最后才低分擦过。

“逗你的,不过以后别开车了”孙哲平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自己期待的表情,“我想吃那个”他指了指张佳乐手边的菜。

张佳乐把那叠菜推过去,见孙哲平没什么反应,反倒是一直看着他。

“喂,你好歹也是我的助理吧”孙哲平都把筷子放下了,双臂环抱在胸前,甚至都把嘴张开了。

张佳乐认命的挑起一筷子菜,双手颤悠悠的,孙哲平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啪嗒”孙哲平看着自己胸口上一坨东西带着油渍划到了腿上。

张佳乐双手触电般收回,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算了,我送你回家吧”孙哲平叹了口气,无奈的扶着额头。

张佳乐又恢复了之前的低落。



“不邀请我上去坐坐吗”孙哲平看着准备立马开车门逃跑的张佳乐,自己慢悠悠的取下安全带,下车,指了指自己胸口上的油渍,从善如流的跟着张佳乐进去。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给他倒了一杯茶之后就站在旁边,什么话也不说,气氛陷入了沉默。

屋子里很静,张佳乐抽泣的声音愈发的明显。

“孙总,您还是…辞退我吧”张佳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看着孙哲平的眼睛。

张佳乐脸上的泪珠还未擦去,牙齿咬住嘴唇极力忍耐着情绪,实际上眼睛里已经写满了难过,孙哲平最喜欢他的眼睛,那种天真的傻傻的眼神总是在温暖着他的心,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缝,眉眼弯弯绕绕。这样的张佳乐孙哲平很不喜欢。

他突然很想吻上去,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先是含住面前的嘴唇,舌头试探性的向前点着,一只手扶上张佳乐的后脑,手指没入他的发间,另一只手环住腰,用一种霸道的姿态圈住想要逃跑的猎物。

被触碰到腰部的敏感地带,张佳乐嘤咛了一声,双手不由的环上孙哲平的脖颈,孙哲平脑中之后一丝理智也被张佳乐的一声嘤咛切断,把人压倒墙上,发狠的亲了过去,唇舌激烈的交缠着。

张佳乐感受着火热的唇在自己的脖颈上游走,酥酥麻麻的感觉像针扎在心里一样,孙哲平像捕食者一般在自己的猎物身上留下印记。

一番绵长炙热的亲吻过后,张佳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心如鼓点一般砰砰砰的跳动着。他感受着孙哲平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过他的脸颊,为他擦去脸上的泪珠。

“不准你离开我。”



张佳乐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个夜晚,觉得唯美极了,如果孙哲平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张佳乐,我真的好想吃了你”孙哲平捧起他的脸,近乎痴迷的说着,另一只手不安分的顺着腰际向下,轻轻的捏着他的尾椎,有意无意的擦过臀缝。

“把你自己洗干净,明天我要验货。”



TBC

您的好友【耍流氓的孙哲平】已上线

下文请戳这里

评论(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