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るる

我们正在经历寒冬。

【孙哲平中心】一路落花

  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伴随青岛的一片欢腾结束。

  继第四赛季斩断嘉世王朝,霸图终于获得了它第二个冠军。与这则消息同时出现的还有霸图老将韩文清、张佳乐的退役。

  电竞之家几乎是花了一整期的篇幅报道霸图的胜利,老将的挣扎与奋斗史、韩文清荣耀十二载、张佳乐的坎坷冠军路等等,许多许多。但比较特别的是,这中间还夹杂了一版孙哲平的采访。

  孙哲平接到电竞之家的电话后,很干脆的回绝了。但这个负责采访的女记者很是高明,请了张佳乐这位说客给孙先生做思想工作,很快便拿到了采访允许。

  女记者约的时间是下午,义斩会议室。

  孙哲平的等待时间非常无聊,他迫切的想要回去打荣耀。无聊之下只好开始翻张佳乐夺冠后的采访视频,期待能从中挖出什么笑点等到下次二期聚会的时候嘲笑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张佳乐这厮学聪明了。孙哲平愤愤的想。

        楼冠宁对于孙哲平前辈愿意接受采访表示欣喜若狂,立刻准备了一间义斩众多会议室中最安静的一间,保证孙哲平前辈的采访内容不会被任何人偷听。

  当然这也是最偏远的一间。

  孙哲平看着一格的WiFi信号,十分难过。一个短短十分钟的采访,他半个小时还没看完,真是看五秒卡一年。

  记者小姐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孙哲平抱着手机的难过表情,脚步不由一顿,目光霎时柔和,心里已经脑补了一整场玛丽苏苦情剧。

  孙哲平起身看到记者的表情就心里咯噔一下,这年头腐女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他和张佳乐早已经被安上了即将旧情复燃的前男友设定。

  两人握了握手,女记者要了一张孙哲平的签名,拿出录音笔打开,准备进入正题。

  突然听见孙哲平的手机传来一阵骚动,还有张佳乐奇大无比的声音:“对大孙说的话啊……恩,老孙!我要撤了,你继续加油!”

  女记者的眼底闪过一丝同情。

  孙哲平内心: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他把签名递给记者,亲眼看着这姑娘打开这张折了一半的纸,另一半上明晃晃一坨荧光笔,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张佳乐的签名。下一秒这姑娘拿出一只粉红色马克笔,在中间涂了一个小小的爱心,又用一个大大的爱心包住两个签名。

  完事之后这姑娘还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还有这种操作?!

  

  采访内容其实大同小异,和几年前的套路一样。孙哲平好歹也当过一队之长,应付过那些记者会,普通的问题答的也都普普通通。但是最近几年,采访他的问题就和张佳乐和张佳乐与他的关系换着花样的打转。让他和张佳乐十分苦恼。

  记者:现在不能打出繁花血景遗憾吗?

  孙哲平心想,问这种问题对于你这种双花党来说心不痛吗?看了她一眼,哦,很痛。

  于是他背出标准答案:不遗憾。我和张佳乐不可能永远捆绑在一起,况且一种招式重复到现在也不切实际,我们都应该寻求新的提升。

  记者:和张佳乐现在还有联系吗?

  孙哲平:私下里偶尔一起吃饭。

  记者:最近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孙哲平:……昨天。

  女记者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

  后面的问题就比较常规了。

  

  被问到“最紧张的时刻”,孙哲平仔细的想了想,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好像没有特别紧张的时候。

  包括五赛季时去医院检查手部情况,坐在医院冰冷的长椅上等待检查结果时,他也没有特别的紧张。他心里早有了大概的答案,也没觉得这让会他的人生天崩地裂,最坏的结果不过是退役,养好伤再复出。

  

  当时唯一让他难办的是张佳乐窝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

  

  孙哲平正准备随意编出某个赛季的某场比赛,女记者突然又说:“昨天采访张佳乐时,张佳乐说他最紧张的时刻是‘当初在百花,和孙哲平一起吃夜宵路遇小混混,孙哲平很弱鸡的被打晕了,我当时以为他要死了,把他送去医院的时候最紧张。’请问这件事是真的吗?”

  孙哲平答道:“半真不假,我没他跑的快。”他顿了顿,继续回答自己的“最紧张时刻”

  “我也是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那会儿特喜欢下厨,食堂每次进了蘑菇,他总是要拿这些蘑菇给我们露一手。”

  “有次食堂大爷进货被我们看到,我抢先一步把那袋蘑菇藏了起来,张佳乐进去搜查的时候,大概就是我最紧张的时刻。”

  “结果呢?”女记者十分好奇后续。

  孙哲平想,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全队食物中毒进医院了。”

  记者:……

  她内心狂喜的记下这颗巨糖,表面却不动声色继续问问题:“经常见到黄少在微博上po出四期生聚会的照片,同为第二赛季出道的选手,你们有过类似的聚会吗?”

  “有的。”

  “也有和‘黄金一代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冠军不来不是四期人出道第九次聚会’这种名字吗?”

  “……有的。”

  “方便说一下吗?”

  孙哲平从裤兜摸出手机,打开昨天张佳乐给他发的短信,深吸一口气,念道。

  “发起人张佳乐参与者林敬言孙哲平方士谦二期生忆苦思甜追忆过去展望未来给唯一存留战场的孙哲平同志分析前景加油鼓劲研讨大会兼孙哲平同志生日庆祝大会。”

  “这个名字谁起的?”

  “张佳乐。”


  二期生聚会有一个传统,没到的要随份子钱充做活动经费。

  今年的实际参与者只有四人,经费很是充足。而且鉴于张佳乐刚刚夺冠,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钱包自然也要充当一下冤大头,于是他们选定了这次聚会主场在青岛,吃38块一只的青岛大虾。

  孙哲平推开包厢门,猝不及防的被喷了一身的礼花,还有张佳乐和方士谦的大笑。但他知道这远远还没有结束,闪电般的伸出手抓住了张佳乐准备扔到他脸上的奶油蛋糕。

  他一个反手扔回给张佳乐,却被张佳乐身轻如燕的躲过,眼看着这份无辜的甜品就要飞向老林的平光镜,林敬言却轻轻巧巧的拿起面前的餐盘,挡住了自己的脸。

  “身手了得啊林大侠,失敬失敬。”一旁目睹全程的方士谦抱了抱拳。

  林敬言单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见笑了。”

  张佳乐心里松了一口气,要是真砸到老林脸上那他这顿饭还要不要吃了,看着罪魁祸首孙哲平怒到:“你看看你,砸到了老林怎么办!”

  孙哲平觉得自己超无辜:“明明是你先砸我的,你不要无理取闹啊张佳乐。”

  张佳乐立刻进入戏精模式:“你居然觉得我无理取闹!孙哲平!你还是不是我男朋友!”

  孙哲平掐着那人的后脖子把他拽回座位:“醒一醒张佳乐,这个设定早就崩了,我现在是你即将旧情复燃的前男友。”

  张佳乐顺势坐下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对不起,最近一年忙于比赛,脱离群众太久,你们先吃,我去温习一下我和孙哲平现在的设定。”

  “你也可以顺便温习一下和我的设定。”林敬言友善的提醒张佳乐。

  火锅很快开锅,桌面上的东西被一股脑的倒进去,热气冲天。温习了一下的张佳乐被香味吸引,放弃学习。


  “你们俩刚退役的时候都干嘛啊?我现在简直空虚寂寞冷,每天闲的*疼。”张佳乐加了一块肉片,打开了今天的话题。

  “相亲。”方士谦回答。

  “没错,相亲。”林敬言附和。

  张佳乐上次退役的时候万念俱灰,窝在家里浑浑噩噩,张父张母每天小心翼翼生怕他想不开自杀,哪敢提相亲的事。

  “那你俩现在还是单身狗啊。”

  “你见过哪个包办婚姻成功的?而且当时的姑娘总觉得打游戏不务正业,懂电竞的又认为我***和王杰希热恋中。后来我嫌家里烦就去国外玩儿了。”方士谦抢过张佳乐碟子里剥好的虾,叹口气。

  “靠张佳乐你剥虾为什么不剥屎?!”方士谦大叫。

  “给你吃就不错了你还唧唧歪歪的!”张佳乐回应,随后转头骂到:“孙哲平你剥虾为什么不剥屎!靠你皮也不剥干净点!”

  孙哲平喝了一大口可乐:“我勉强维持即将旧情复燃的男朋友设定给你剥个虾就不错了,哪儿那么多要求。”

  “老林呢,相亲结果怎么样?”孙哲平虽然中途也退过一次,但他忙于治手,也没受到父母的相亲摧残,很是好奇。

  “我和四千儿一样,人家要么是认为我和方锐有一腿,要么认为我和唐昊有一腿,要么认为我和张佳乐有一腿。人生不易,既然得不到很多很多的爱,那有很多很多的钱也是很好的。于是后来我就去咨询王杰希,开始在南京倒卖房地产。”林敬言微微一笑,扯回话题,拿出一张张名片递给在坐的大家,“买房记得找我。”

  “好的林大腿。”

  “哇你们都好有志向啊,我只想在家打一会儿荣耀。”张佳乐惊叹,同时心里嫉妒大家的儿化音技术,努力的露了一手自己练习许久的儿化音。

  “录好音了吗?”方士谦问孙哲平。

  “当然。”孙哲平和林敬言、方士谦对视一眼,三人举可乐碰杯。计划通。

  

  张佳乐第17次儿化音展示,失败。

  “靠你们这群人!!!”


  啤酒喝了几小杯后,大家都有了好几分的醉意。

  话题兜兜转转,还是离不开联盟,离不开荣耀。

  “前几天我回呼啸看了看,”林敬言说,平光镜掩盖下的眼底有点点落寞,“当初一个还在青训营的小孩,现在都要准备退役了”

  “可不是,现在除了微草粉,谁还记得我这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奶不到你算我输的神级奶妈方士谦。”方士谦感叹。

  “要点脸方士谦。”张佳乐敲了敲碗。

  “哎。”孙哲平叹口气。

  “不是吧孙哲平,你居然会为这个难过??你不是最相信你自己最狂妄的么?!我对你太失望了!”张佳乐痛心疾首,觉得孙哲平十分的不争气。

  “嗯?你说什么?”孙哲平有些莫名其妙。

  张佳乐发觉不对劲,凑过去看他的手机,发现他正在点开一个个名叫“张佳乐儿化音”的音频。

  “我真的很为你叹息张佳乐,给你发了北京人儿化音速成100天后,你的儿化音居然没有半点进步。”孙哲平痛心疾首,觉得张佳乐十分的不争气。

  

  “至于荣耀,我可不认为我会输。”孙哲平说。

  从前不认为,现在不认为,以后依旧不会认为。

  “说得好,还指望你为咱二期生争光呢。”方士谦举杯。

  “联赛加油。”林敬言笑。

  “加油。”张佳乐想了好久,还是憋出这两个字。

  “当然!”

  孙哲平豪迈的笑。


  孙哲平吃完饭坐飞机回北京,他还是在役选手,不能参与剩下三人的夜晚醉酒以及试图非法约炮活动。

  回到义斩已经过了12点,他走在宿舍走廊里,看着一盏盏漆黑的宿舍灯,心里有些纳闷,明明约好今晚抢b,怎么一个个都睡了。

  打开房门,再次被喷了一身礼花。

  看样子苏沐橙的礼花炮技术已经传遍了全联盟。

  他又一次闪电般的捂脸防御,却没有预想的蛋糕糊脸,看样子义斩的众人还怀有一丝良心。

  “生日快乐孙哲平前辈!!!”

  “谢谢,”孙哲平重复,“谢谢。”

  众人送上生日礼物,有再睡一夏的限量手办,荣耀周边手表,最近新出的狂剑士橙武等等。甚至还有张佳乐的睡衣照。

  “我对于送张佳乐睡衣照表示疑问。”孙哲平拿着小小的照片问钟叶离。

  “不是你说要坚持和张佳乐前辈的前男友设定么?我小小的遵循一下你的设定怎么了?”钟叶离理直气壮。

  “好吧你赢了。”孙哲平说。

  

  点好蜡烛,许愿,吹蜡烛,分蛋糕。众人闹完便各回个房间,打开荣耀准备抢boss。

  孙哲平其实对生日之类仪式感颇重的东西无感,他只知道这又是新的一天了,而这新的一天又会是从荣耀开始,到荣耀结束。

  

  他的职业生涯不短,充满荣耀,也充满遗憾。

  联赛冠军早与他无缘,世界赛他也只能成为千千万万中国荣耀迷中的一员,看着自己曾经的队友大放异彩,一手创立的百花也和他再无半分关系,第一枚账号卡也只能在他人手里散发光芒,那卷小小的白色绷带阻碍着他尽情挥洒荣耀。

  如果他的手没有受伤呢,会不会创立一个百花王朝呢?世界联赛会不会书写繁花血景的盛世呢?

  孙哲平不是没有想过。

  只是想也无用。

  他现在只想珍惜每一场比赛,享受每一次荣耀。


  八月的北京夜晚风大,孙哲平关上窗户,顺手穿上放在椅背上的义斩队服外套。

  张佳乐发来微信,一个小兔子抱着蛋糕的表情。还有许多相熟的朋友发来的祝福。

  “孙哲平前辈!快上荣耀,野图boss刷新了!”楼冠宁推开房门喊到。

  “来了。”孙哲平放下手机,插卡,看着他看了十几年的熟悉画面。

  仿佛回到十七八岁的时候。

  

  这辈子能打荣耀,真好。


  END

  

  孙哲平,这辈子能认识你,真好。

        生日快乐。

 

评论(8)

热度(190)